当前位置:主页 > Q吃生活 >自由阅读的权益:小牧市民的图书馆战争 >
自由阅读的权益:小牧市民的图书馆战争
上传时间:2020-08-01点击:986次

10月4日,日本爱知县小牧市举行投票,投票结果决定要停止该市的图书馆改造计画。乍听之下觉得奇怪,图书馆本质具有正面意义与形象,就算对看书没兴趣的人,对更新图书馆设备也不会有意见,何况是爱书人呢?但案情其实没有那幺单纯。

自由阅读的权益:小牧市民的图书馆战争

日本最大的连锁影音出租店叫做TSUTAYA,其母公司CultureConvenienceClub(简称CCC)最近与数个地方政府合作,进行一连串的地方图书馆改造计画,小牧市的新图书馆也被列名其中。而在小牧市之前,CCC已在2013年4月于佐贺县武雄市、2015年10月神奈川县海老明市成立新式市立图书馆,用大家理解的方式来说明,就是这些图书馆全都改造得像诚品,外型新潮、内装时尚。

以目前已营运两年的武雄市图书馆为例,内有星巴克进驻,且有DVD付费租赁空间,有使用者说,现在到图书馆不只是为了想看书,想喝杯咖啡、转换心情都会来这。也许很多人都有同样的想法,2014年图书馆总计来客数约80万,相当于改装前2011年时的三倍,满足率达85%。

但在光鲜亮丽的背后,也有人抱怨,原本应该保持安静的图书馆,变得一点也不宁静,人多、车多、噪音多,且借书证付有T-point机制(一种会员集点机制,CCC集团的书店、出租店以及许多店家都有使用,只要消费就会集点,该点数能兑换商品或折抵现金,但必须事先登录个人资料才能使用),有个人资料流出的隐忧。也有当地文史工作者指出,原本放置武雄市文物的展示空间,现在被改成出租空间,这和图书馆以知识为据点、培育居民知识的主旨完全背道而驰。

另一项更饱受争议的议题,是「选书标準」。武雄市在更新前,「除籍」(废弃)了5500册藏书与影音,其中包含许多乡土资料,而新版藏书资料中显示,内容包括许多出版了10年以上的实用书籍(例如考试丛书、金融相关丛书)、无法开架阅读的古书籍,内容重複率极高的书籍(例如和迪士尼乐园相关的就超过70本)。海老名市图书馆由CCC选书的8300册中,也出现了许多如今已不再流通的老旧杂誌。由于CCC集团除了经营影音租赁店之外,旗下也有中古书店系统,是否透过图书馆「洗」书转手,因此饱受质疑。

前例看在小牧市民眼中,有了疑虑,小牧市图书馆有42亿元经费,如何使用、怎幺选书,他们要求听到详细方案,因此用投票结果对CCC集团sayno,小牧市长连忙灭火说会再研议。这次的图书馆改造计画总共有七个预定地点,小牧市的反动,自然也影响了其他据点的居民更严格的检视。

自由阅读的权益:小牧市民的图书馆战争

我非常喜欢日本作家有川浩的作品《图书馆战争》系列,其内容是在描述架空世界中的日本,制定了「媒体良化法」,并成立媒体良化委员会、良化特务机关,来检视媒体与各式出版品,表面上戴着维护公序良俗的高帽,实际上却侵害了人民的言论思想自由,而唯一与之抗衡的,就是「图书馆」,他们成立了武装图书队,保护书籍、保护思想资产,誓言为自由而战。图书馆战争在出版后引起热潮,随后也改编成漫画、动画,真人版电影第二部也在10月上映。

当时我翻开书页时,立刻被图书馆为言论思想自由而战的设定所吸引,「图书馆有收集资料的自由」、「图书馆有提供资料的自由」、「图书馆必须保守使用者的秘密」、「图书馆得以拒绝所有不当的检阅」,且,当「图书馆的自由被侵犯之时,吾辈必团结力守自由」。不自由、毋宁死的说法,虽然有些老套,但不管在哪个时代听见,仍是有种热血沸腾之感,后来查证之后,才发现这些教条,其实是真实存在于日本图书馆协会中。

而有一次,我到古时号称是「难攻不落」之城的小田原进行城市探索,小田原在风雨飘摇的战国时代,为北条氏所统治,那样的顽强垄罩着浪漫色彩。从车站走出来,往小田原城的方向走,电扶梯降至地面,迎面就是一个铁灰的回收箱。仔细一看,箱子上画着一个粉红色和一个蓝色的小孩剪影,背后是一个白色的大人,用双手遮住他们的双眼,上方写的「为了营造青少年的优良环境」,下方写上「对孩子不好的书,请丢进这个箱子里。」

自由阅读的权益:小牧市民的图书馆战争

这个书箱由小田原市青少年环境净化推进委员协议会设置,由官方机关背书,看似理所当然的逻辑,却令人心中漾起一阵不安。日本确实不乏种种让人光是看封面就尴尬皱眉的糟糕书籍,但所谓影响不良究竟如何定义?又有谁有资格去定义?我像偷窥狂一样从缝隙中探进去,发现书箱里除了几本色情漫画,还有日经週刊、报纸等,似乎被当成了单纯的纸类回收桶(又或者是某种低调却高段的反讽)。但光是书箱的设置,就足以令人心生不适感了,一整天的游览中,我似乎因此对小田原再也无法抱持好感。

自由阅读的权益:小牧市民的图书馆战争

官方与民间合作,常常可以激荡出创意的火花,这也是近年来很常使用的合作方式。我很喜欢诚品,也非常喜欢CCC集团在惠比寿开的「茑屋书店」,那座被称为全世界最美的书店之一,也是我在东京最喜欢的角落之一,漫步其间就能心情平静。CCC在营造空间这块的确有一套,以书店氛围为方向的图书馆方针也不见得是坏事,但当图书馆只为了力拼人潮人气,忽略了图书馆存在的意义,单方面认为文物「没人想看」,自行选择什幺才是应该阅读的丛书,实在是本末倒置了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猜你喜欢